菜单导航

明确职业教育战略地位 推动职业教育内涵式发展

作者: 酷学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4月06日 19:21:34

进一步明确职业教育类型定位

《方案》开篇提出,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对作为一种教育类型的职业教育而言,这一点极为重要。因为它首次明确了职业教育在我国教育体系中的类型地位。同时,《方案》对于我们理解职业教育独特的类型内涵及其类型定位也做出了针对性的部署。

(一)构建独立的职业教育体系

职业教育类型确立的首要任务是建立与普通教育相对独立的职业教育体系。长期以来,职业教育被看作是低于普通教育的一种教育层次,其重要原因就在于,职业教育在学制层面只发展到专科层次,缺乏本科及以上层次的职业教育,是“断头教育”。《方案》的出台进一步明确了完善职业教育办学层次的重要性。如:发展以职业需求为导向、以实践能力培养为重点、以产学研用结合为途径的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加强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培养;推动具备条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鼓励有条件的普通高校开办应用技术类型专业或课程;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等。《方案》还提出,制定中国技能大赛、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世界技能大赛获奖选手等免试入学政策,探索长学制培养高端技术技能人才。在长学制培养项目中,中本贯通就是一个典型项目,学生可以通过参与这种项目,实现学历层次的提升。以江苏省为例,多年来一直开通中职毕业生经单独考试对口升入本专科院校的升学通道,同时,还明确了技能大赛获奖者免试升入本专科院校学习的奖励政策。通过“对口单招”、五年制高职、中高职衔接(“3+3”和“3+4”)等多种渠道,全省中职毕业生升入全日制高等学校比例达到50%左右,成为普及高等教育的一支重要力量。

(二)确立职业教育的办学特色

跨界与融合是职业教育最为显著的类型特征。作为一种跨界教育,职业教育跨越了企业与学校,跨越了工作与学习,一句话,它跨越了职业与教育的疆域,因此,职业教育不能只在“围城”中办学[1];作为一种融合教育,职业教育融合了知识与技能,融合了教育领域与产业领域。为了使职业教育成为一种名副其实的教育类型,《方案》特别指出,职业教育要由参照普通教育办学模式向企业社会参与、专业特色鲜明的类型教育转变。具体而言,就是要促进产教深度融合、校企协同育人。其一,坚持产教深度融合。产教融合是职业教育的本质要求,也是区别于普通教育的本质特征,是现代职业教育发展的主要方向,是建设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现代职业教育的核心元素。其二,推动校企全面合作。其重点在于推动职业院校与企业在多个领域加强合作,包括人才培养、技术创新、就业创业、社会服务、文化传承等,从而使得校企形成命运共同体。其三,打造一批实践教学平台。加大政策引导力度,充分调动各方面深化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的积极性,带动各级政府、企业和职业院校建设一批资源共享,集实践教学、社会培训、企业真实生产和社会技术服务于一体的实践教学平台(高水平职业教育实训基地)。其四,多措并举打造“双师型”教师队伍。“双师型”是职业教育师资的显著特征,《方案》明确提出,从2021年起,职业院校、应用型本科高校相关专业教师原则上从具有3年以上企业工作经历并具有高职以上学历的人员中公开招聘,特殊高技能人才(含具有高级工以上职业资格人员)可适当放宽学历要求,同时,要求2021年起基本不再从应届毕业生中招聘。

(三)拓展职业教育的培训功能

根据学校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在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职业教育体系中所占的比重不同,我们可以把职教模式分为学校本位的职教模式、企业本位的职教模式、社会本位的职教模式以及“学校——企业”综合模式。[2]按照上述划分标准,我国是比较典型的学校本位的职教模式。在我国职业教育办学中,职业培训一直是薄弱环节,职业教育的培训功能有待进一步开发。鉴于此,《方案》明确指出,职业教育包括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学历教育与培训两者都是职业院校的法定职责。对于如何拓展职业教育的培训功能,《方案》实际上提出了两种方式。一种是开发职业院校本身的培训功能,按照育训结合、长短结合、内外结合的要求,围绕现代农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面向在校学生和全体社会成员开展职业培训。另一种是借助市场力量,鼓励教育企业承担职业培训的任务。调动社会力量,补充校园不足,助力校园办学。能够依据国家有关法规和职业标准、教学标准完成的职业技能培训,要更多地通过职业教育培训评价组织等参与实施。政府通过放宽准入,严格末端监督执法,严格控制数量,扶优、扶大、扶强,保证培训质量和学生能力水平。

(四)更好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