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大陸高校嚴字當頭 大學生該“怎麼學習”

作者: 酷学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05日 04:15:05

  高校嚴字當頭,“我該怎麼學習”成頭號難題

  誰來拯救我的大學學業

  隨著國內的高校開始“嚴把教學關”,進入為大學生合理增負的時代,一些大學生“混日子”的情況逐漸成為歷史。如今,不少大學生面對的難題成了“我該怎麼學”。學業輔導,這個看似幼稚的內容,如今“需求量”越來越高。

  面對這一問題,不少高校都開始針對大學生的特點設置了學業指導機構。但是不少機構是“牌子有了、見效不大”:一方面是大學生在學習方面東碰西撞,不願在學校老師面前袒露自己的困境;另一方面這些機構門可羅雀,因難以吸引大學生而成為擺設。

  高校如何幫助大學生正確學習,成為這個嚴字當頭時代裏的關鍵問題。

  大學生:找不到學習方法是常事

  “在大學學習,多半要靠自己。”

  在北方一所普通高校就讀文科類專業的大三學生雨茵説。在學校的幾年裏,她一直緊跟學校的課程安排努力學習,但是她發現,學校在課程質量、教學管理等方面比較照顧平均水平的同學,學有餘力的自己還需要自學去深挖和補充。

  而從專業發展上來看,雨茵認為學校的專業設置與行業實際情況脫節較大。在幾個行業單位實習之後,她發現“自己以前看專業都是‘隔層紗’的”,在未來發展上,她感覺“學校能提供的幫助和指導不大。對於專業,也曾有過‘信念感’的動搖”。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通過採訪多名在校大學生發現,在學習方面,“靠自己”成為絕對的主流。高中的那一套學習方法顯然已經不適合大學。如何找到正確的學習方法?如何對自己的學業和未來發展進行合理規劃?很多大學生表示,在學業發展上,很少能得到學校的幫助,只能“摸著石頭過河”。

  不久前,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實施的“高校教學質量與學生發展監測”項目調查顯示,本科院校所面對的主要學生群體包括:雖然自主性學業參與度較高、但對未來尚未形成明確規劃的“目標探索型”學生(佔比10.4%),既無明確的自我發展規劃、自主性學業參與也較低的“學業倦怠型”學生(29.2%),雖抱有清晰的自我發展目標定位、卻在行動上滯後的“志行脫節型”學生(32.8%)。在本科院校中,近42%在校生對於未來沒有清晰的生涯規劃。

  對於北京一所雙一流高校信息資源管理專業的大三學生王芳楠來説,幾年的大學生活是迷茫和摸索的過程。

  “大一的時候真的挺迷茫的,因為之前不太了解這個專業,來到學校才發現自己不是很喜歡,對很多課程也沒有太大興趣。我上課時經常在想:我到底在學什麼?我以後要幹什麼?……這種‘懷疑人生’的感覺挺多的。”這讓王芳楠十分失落,曾經差一分錯失的專業也成為她心中的“白月光”。

  家長沒有辦法給出專業的意見,學校裏沒有老師可以幫她權衡利弊,王芳楠只能堅信自己喜歡的“白月光”就是正確的學業發展方向。好不容易,她申請到了這個專業的輔修機會,但是大一大二時可供輔修的課程少,很多課程都選不上,中間她一度感到自己可能不得不放棄了。如今,大三的她正在拼命修兩個專業的課程,但無論從情感上還是時間投入上,她都更加鍾情輔修專業。

  在學習方法上,雖然聽的課比自己的同學多,但王芳楠一直“GET”不到老師的重點。“老師們現在都習慣用PPT,有時候我就很迷茫,不知道該記什麼,哪些是重點、考試要考什麼”。

  如今,王芳楠又面臨一個難題:考研方向是輔修專業,很難在學校裏找到相關的指導和支持。“無論是考研還是保研,我都不知道可以通過什麼渠道獲知自己需要做哪些準備。現在只能通過師兄師姐的經驗去嘗試”。

  嚴字當頭,大學生也需要學業輔導

  事實上,對清華大學裏的高材生來説,怎麼學習也是一個難題。

  10年前,清華大學曾對2004年-2008年間該校心理輔導中心接受心理諮詢的學生數據進行過一次統計。數據顯示,在該校受理的心理諮詢求助中,有70%的求助者是需要發展性幫助的,其中有30%以上的問題涉及學業方面的困擾。這些問題顯然不是依靠現有的心理輔導中心老師就能解決的。

  2009年,清華大學成立國內首批專門針對學生學業問題的學習與發展指導中心。在創立之初,一直有人問:能考上清華説明學習能力很強,為什麼還會有學業問題?該中心主任耿睿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清華學生在學業上的挑戰其實很大。從選哪些課、是否修讀雙學位到整個大學期間學業如何規劃,困難和問題都是普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