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全国政协委员朱永新:提案建议为教师“减负”

作者: 酷学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4日 23:58:46

  两会前夕,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就其关注的教育领域的提案已经成型,2月28日,《华夏时报》记者自民进中央处获得了朱永新的11项提案。

全国政协委员朱永新:提案建议为教师“减负” 完善学习类APP备案使用

  在过去几年,为中学生减负一直是教育领域的重点工作。早在2018年两会前夕,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下称《通知》),整治无证无照机构,纠正超纲教学,严禁组织中小学生学科竞赛,为学生减负,力度之大要求之严被称为“史上最严减负令”。此外,在2018年12月29日,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严格依照课标教学、严控书面作业总量、严禁超标培训、加强家庭交流互动等30个方面为中小学生减负,因此也被称为(减负三十条)。

  而在此次提案中,朱永新将目光从为中小学生减负转向了为中小学教师“减负”。

  朱永新指出,“学生不断减负的同时,教师的负担却越来越重。这些沉重的负担,相当一部分不是教学任务。”“各式各样的非教学任务的确给教师带来了额外的工作负担和极大的心理压力,造成了教师加班严重、教研时间被挤占、职业倦怠加剧等一系列问题。”朱永新认为。

  清理非教学专项工作进校园项目

  朱永新指出教师的非教学任务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教师的教育责任被混同于监护者的无限责任;二是各个部门工作任务的狠抓落实被异化为“进课堂”要求;三是各类评估和检查任务严重影响了师生的教育教学活动。

  “很多评估和检查工作是浮于表面、走马观花,查档案、听汇报,但学校都要认真准备,写材料、做展板、换宣传栏、挂横幅、组织教师开会传达任务,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有些检查,不以结果为评价依据,而过于注重落实的过程,把行政体制中‘以会议落实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的形式主义套用在学校检查中。检查结果达标之后,又会迎来新一轮的参观学习、领导视察。”朱永新一针见血的指出。

  基于此,朱永新认为,教师非教学任务过重,是我国行政体制弊端在教育领域的反映。随着我国政府职能转变的深入推进,必须不断消除政出多门、条块分割、繁文缛节,反对违背教育规律的行政任务进学校,敢于摘“稗草”、剪“旁枝”,让教师全身心投入教学核心,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用于备课、教研、培养学生以及自身的专业发展。

  为了减轻教师不必要的行政负担和非教学任务,朱永新向教育部提出3条建议。

  “一是尽快启动《学校法》立法工作,以法律形式明确学校、教师的责任权利义务等内容,明确学校和教师的责任边界;二是尊重教育规律,清理非教学专项工作进校园项目。严禁侵占正常教学时间、学校德育活动时间、体育锻炼时间开展各类行政系统的“任务”,设定各学校一年考核和活动的最高数量限制,超过数量学校有权拒绝。各行政单位不得发布行政命令强制要求学校和老师参与非教学任务之外的各类活动,不得动辄要求“全员参与”、不得随意要求学校增加专题教育内容;三是减少形式主义的行政检查和督导评估。对学校开展的督导评估必须坚持随机抽取检查对象,随机选派执法检查人员,抽查情况及查处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开(“双随机、一公开”原则)。不得提前通知学校准备迎接行政检查和督导评估。“朱永新建议。

  整治外籍教师乱象频发

  除了减少非教学任务为中小学教师“减负”这一条议案,朱永新的关于教师领域的提案的另一条“尽快整治外籍教师乱象频发”也备受关注。

  近年来,随着国民经济发展和家校、社会对外语教育的日益重视,国内外籍教师数量与日俱增,逐渐遍布公办学校、民办学校及社会培训机构。

  朱永新指出,外教带来了先进的教育理念、方法,对我国的教育事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但外教管理中存在一些乱象不容忽视,其外教管理中存在乱象行为主要表现在“黑外教”泛滥、外籍教师行业分类设置标准较低、外教资质认证机构数量严重不足及民办社会教育机构外籍教师管理存在盲区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