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拼娃:中国的教育军备竞赛

作者: 酷学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19日 11:35:04

原标题:拼娃:中国的教育军备竞赛

  世上大概没有比中国父母更怕输的了。就算是那些曾经鄙视应试教育,发誓要给自己孩子一个“快乐童年”的人,在真正为人父母之后,也发现自己不得不悄悄妥协,开始和孩子一起学起奥数来。

  他们会发现,只要自己对孩子的未来有所期许,开始考虑学区房、升学及长远的成才规划,那么周围朋友的建议、网上的相关论坛、以及微信群里家长的讨论,几乎全是这样的路数——概言之,培养孩子就像准备一场战争,一步也马虎不得。

  01、起跑线上的竞争

  说实话我原先是对此颇不以为然、甚至嗤之以鼻的。在我看来,这些焦虑完全是不必要的:现在社会已大大多元化,成才的路径很多;大学升学率远比我们那时高得多(如今全国普通本专科招生700多万,而1995年我上大学时仅106万,相当于同龄人中只有5%能上大学),到十年后孩子长大,只要不是太笨,恐怕上个大学总不是难事。

  尤为重要的是,从我自己周围的经历看,高学历、好大学或好专业,都不足以确保一个人未来的生活就是平顺的(更别说取决于相当多其它因素的“幸福”了),甚至都未必保证你事业发展得好、赚的钱多——我们大学同班同学千差万别的遭际就是明证。

  那时我开玩笑说,“两个孩子有一个成才就够了。实在不行,哪怕他们去开出租车也不错啊。”值得庆幸的是,我在家里有个关键的同盟:老婆在这些方面持有和我相当一致的看法,我们对如何教育子女并无分歧。

  直到今年老大临近幼儿园毕业,我才开始感觉到家里的气氛发生了变化。由于我们前几年都是在“散养”,除了滑冰、围棋等“玩”的课程外,几乎没让孩子去上什么“有用”的课程,加上学区也一般,我渐渐感受到了老婆的焦虑在扩散。

  虽然也有一些朋友开玩笑说:“你们还需要拼娃?你们自己的基因就够强大了啦。”但大体上,在准备幼升小的过程中,她所听到的几乎每家都是早有准备,有些人甚至惊讶地脱口而出:“你们怎么都没准备过?”俨然我们是失职而应受责备的家长,而这又加重了她的心理负担。

  那时我们一度还曾想让孩子报考上海实验学校试试,也做了点准备让他去上些考前辅导,但去了才知道竞争有多激烈:3000个孩子报名,第一轮简历(没错,幼儿园孩子也要准备简历)就筛掉一大半,剩下的1200个孩子去参加考试,在1个半小时内要答299道题(平均每18秒要答一道题,因此许多人都没做完),竞争120个名额。

  不必意外,孩子没能进入最后一轮,似乎接下来唯一的选择就是去旁边的菜场小学了。当我说起“没事啦,我小时候在乡下,也不算多好的学校,更从没上过课外辅导班,也这么过来了”,她忽然爆发了,说:“你总说你那时,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你懂吗?如果你觉得没事,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怎么关心过现在对这些资源的争夺有多激烈,都是我在盯着。”说到这里,她竟然落下泪来。

  事后与朋友们谈起,发现男性或许还放任一些(有个朋友笑说她老公对两个孩子打闹的基本态度是:“只要不出人命”),女性却多半放不下,一位女同事直言相告:“我原先的想法也和你差不多,觉得大学总归能上的,但最近才知上海的高中升学率只有60%,而我一位早结婚的同学,孩子今年考高中,跟家长说实在不想读了,读不上去。”

  这里面隐藏的一个根本焦虑是:外人往往觉得这些家长在拼命不知足地让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然而在他们自己的意识里,却倾向于觉得那是在争取“最基本”的资格——一旦放松下来,也许连大学都上不了,影响相当长远的人生。正是这种直线性的恐慌预期(幼儿园不好,小学也会不好;基础不好,之后也好不了),使得许多人无法把那根弦松弛下来。

  虽然他们有时也觉得孩子从小就安排得满满的,周六周日都要上课(所谓的“课外兴趣”,到最后全是为了将来有可能“加分”),也很可怜,像是某种“过度规划的人生”(over-scheduled life),连带着家长也很累,但他们同时又认为这是无奈的,因为人人如此,不跟上不行。

  02、无法退出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