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放弃回国的西班牙留学生,她曾为武汉捐过2500个

作者: 酷学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10日 02:31:02

  原标题:放弃回国的西班牙留学生,她曾为武汉捐过2500个口罩

   巴塞罗那的气温,尚未回暖。

  西班牙的感染人数已突破14万,巴塞罗那也成了疫情重灾区。

  看着确诊的数字不断上升,张丽文感到焦躁不安。是否回国一度成了摆在她面前的艰难选择。

  张丽文在巴塞罗那的一所大学读大一,是一名中国的留学生。

  眼下,政府暂停了超市、药店和银行以外的其它活动场所。这座曾经“被上帝眷顾”的旅游城市。如今,在大街上,除了巡逻的警察,再也看不到漫步的行人。

西班牙当地时间的3月16日,巴塞罗那封城了。

放弃回国的西班牙留学生,她曾为武汉捐过2500个

  

  焦灼的选择

  

  其实,早在封城之前的一、两周,张丽文已经接到学校的通知,要改上网课。

  学校停课,“巴塞”封城之后,是否回国成了摆在她面前的艰难选择。

  不久前,她班上的一位南美洲同学milisa就已率先回到自己的国家玻利维亚。“我觉得他挺明智的。”

  张丽文在巴塞罗那的一所大学读大一。比普通留学生幸运的是,张丽文的妈妈一直在她身边陪读。

  张丽文说,自己是眼见着西班牙的确诊数,一步步升上去的。

  3月9日前,西班牙境内确诊的大概只有1000多例。

3月8日, 530万人浩浩荡荡地参加了女权主义罢工游行。

放弃回国的西班牙留学生,她曾为武汉捐过2500个

  因为疫情的关系,当时很多华人都很反对,但已经来不及了。西班牙的确诊人群,已经蔓延开了。从每天增加两三百,到每天一、两千,再到三、五千……,一周时间,增长超过10倍,一下子冲上了峰值。西班牙首相府也宣布,首相夫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事实上,张丽文曾有过一次机会,本是可以回国的。

  那是去年圣诞节前,国内疫情还未爆发。12月19日,她回了一趟上海老家,探望70岁的外婆、外公。但很快,又回了巴塞罗那。“要是那次,没有回西班牙,可能就留在国内了。”

  如今,西班牙疫情紧张。回不回国,变得越来越焦灼。

  张丽文说,首先是担心机场的交叉传染,这或许比留在当地,感染率更高。

  另一个让她为难的原因是,“机票特别贵。”现在,从巴萨罗纳单程直航飞上海,一张机票需要2万元人民币。而在疫情之前,两地往返的机票,才不到5000元人民币。

  张丽文的一个朋友,最近打算回国“避避风头”,结果航班被取消了三次。“据说现在买机票,就像抽奖券一样。得买个三、四张打底,才有成行的可能性。”

  她的那个朋友,买了三张机票,最后从巴萨罗那飞莫斯科,再从莫斯科转到广州,飞回到了国内。

  

  艰难回国路

  

  一个留学生的回国路,就像一场赌博。

  前两天,一个《英国留学生记录回国路》的视频,在海外留学生圈里传遍了。

  一开始,镜头里的留学生小高,准备出发去希思罗机场,坐10点40分经莫斯科飞广州的航班。为了在密闭机舱里隔绝可能存在的病毒,和许多回国的华人一样,小高特别带了一个防护护目镜。

早上六点钟,机场排了满满地一堆人。小高先后买了三张机票。不过,疫情下,各国航空政策收紧,在经历了数次航班被取消之后,她终于踏上回国的班机。

放弃回国的西班牙留学生,她曾为武汉捐过2500个

  但有时“飞走了”并不意味着“抵达”。曾有人飞至中转城市时,被告知已关闭了外国旅客的转机。兜了一圈,只能买当天的机票,再飞回起始地。

  真正能飞回家的人,少之又少。

  在这条视频的留言区,就有其他留学生给她留言,有买了六张的,也有买了八张,十张都还没走成的。所有的票款都被套牢,只能等待着次月退款。

  “很崩溃!“

  跟外界想象中的不同,留学生群体的家庭条件,并不个个都来自“土豪”家庭。

  张丽文是上海人。

  一年多前,她在舅舅的全球购买手店里,兼职帮忙。除了房租,每个月的1000多元生活花销全靠自己支出。

  每周,除了采购衣服和鞋子,还要自己打包,再送到邮局。每年的春节前后,是她最忙碌的时候。“赶上当地的圣诞打折季,那段时间,生意爆好。”

  她每天要从早上十点,一直干到晚上的七、八点。

  “其实我们留学生很多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除了个别家庭之外,最多绝大部分都来自小康家庭。三、五万一张经济舱,真的很贵很贵了。“

  

  唯一的“放风”就是倒垃圾

  

  留下来的,日子还是得过。

  如今,张丽文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是守着电脑,上网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