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就业问题“置顶”背后:“招工难”与“就业难”矛盾待解

作者: 酷学中国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4日 06:01:00

  时代财经APP记者 柳军

就业问题“置顶”背后:“招工难”与“就业难”矛盾待解

  就业问题又一次被“置顶”。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实施就业优先政策,多管齐下稳定和扩大就业。

  按照《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目标,2019年要实现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

  而为了促进就业,3月12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张纪南向媒体表示,今年将要在“降、返、补”这三个字上做文章,“降”就是降低社保费率;“返”就是对不裁员、少裁员的参保企业,加大失业保险费返还的力度和幅度;“补”就是对于吸纳就业困难人员的企业给予社保补贴和贷款贴息等。

  业内普遍认为,在当前就业形式总体稳定的背景下,政策越来越重视就业问题,表明就业矛盾仍亟待解决。

  就业形式总体稳定

  从数据来看,中国当前的就业形式总体稳定。

  3月12日,张纪南在2019年全国两会第四场“部长通道”上接受采访时表示,2018年城镇新增就业人数达到1361万人,同比增加10万人,这是连续第6年新增就业超过1300万人。与此同时,2018年的失业率指标保持在较低水平,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8%,调查失业率是4.9%,都呈现同比下降趋势。

  这就是说,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政策目标——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以内,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已经全部实现。

  此外,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显示,2018年以来,100个城市公共就业和人才服务机构监测数据显示,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值维持持续攀升趋势,高出往年同期水平。其中,第三季度用人单位招聘各类人员约489万人,进入市场的求职者约390万人,岗位空缺与求职人数的比值约为1.25,比上季度上升0.02,比上年同期上升了0.09。

  由此看来,目前人力资源市场上呈现出劳动力供不应求的态势,部分企业用工短缺的情况仍然存在。

  而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服务业正在成为吸收劳动力的“大户”。光大证券研报显示,部分生活型服务业就业人数已经相当可观,例如家政服务业由2015年的2330万人上升到2016年的2540万人;而在2017年,参与共享经济提供服务者人数为7000万人,比上一年增加1000万人。

  这种背景下,光大证券认为,2019年城镇劳动力市场仍然呈现供小于求的态势,全年就业压力并不大。

  结构性矛盾凸显

  既然如此,为何就业问题多次被“置顶”?

  “这主要是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矛盾。”天津财经大学人文学院院长丛屹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强调,一方面劳动力数量在下降,另一方面,传统产业下滑,但新动能、新产能尚未完全发展起来,因此,传统产业释放出来的劳动力向新增就业机会转换时,可能会面临一定的压力。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在2011年达到9.41亿的峰值后开始逐年减少,从2011年到2018年,中国减少劳动力4343万人。

  与此同时,作为劳动力主力军的流动人口数量在2014年达到2.53亿的峰值后,已连续第四年减少,截止2018年,中国流动人口减少1200万人。

  这导致的结果是“招工难”愈演愈烈。光大证券研报指出,沿海地区制造业企业为了招到工人,除了工资维持7%-10%的年度增长外,还需要提供年度旅游、生日蛋糕、职工子女作业辅导等多种福利。

  此外,与“招工难”同时出现的是“求职难”。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陈建伟撰文指出,当前我国大学及以上学历人才的培养以公共财政举办的公立大学为主,由政府力量主导,大学生的供给非常缺乏弹性,而大学生的需求由市场力量所主导,需求会对最新的获益机会作出及时响应。

  而中国自1999年高校扩招以来,由1999年的84.7万人到2018年的800多万人,高校毕业生数量猛增,这也导致部分大学毕业生专业错配、供需不均。

  因此,新时代证券研报指出,在2019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报考人数再创历史新高增至290万,比2018年增长21.8%,成为近10年增幅最大的一年,也创下40年来的最高纪录。其中,就业压力大、提高就业竞争力成为了多数人选择考研的原因。

  求职难的不仅是大学毕业生。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指出,随着中国自2015年以来推进各项结构性改革,加上环保要求提高等举措,导致不达标企业被关停,从第一、第二产业流出的大量人口,受制于知识结构、技术能力等方面的限制,并没有被第三产业吸收。